当前位置:莱西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美驻韩军费分摊“狮子大开口” 美韩关系走向何方

2019-12-02  来源:  作者:莱西新闻中心

原标题:兵韬志略|美驻韩军费分摊“狮子大开口”,美韩关系走向何方 驻韩美军与韩国军队进行联合演习 驻韩美军与韩国军队进行联合演习  热点新闻:  据美国《军队时报》网站报道,近期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加大对韩国施压力度,要求后者应该为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支持承担更多费用,其原因是由于韩国足够富裕。根据目前的协议,韩国所承担的驻韩美军费用约为8.7亿美元,而美国要求的金额则为当前的五倍还多,约每年50亿美元。  点评:  建立紧密强大的同盟合作体系是美国实施全球霸权的重要手段,也是美国实施海外军事行动的重要依托。但特朗普上台以后,奉行“美国优先”的战略收缩政策,认为美国在海外驻军的投入过多,要求盟国大幅提高军费预算,增加承担所在驻军费用的比例,从而使得军费分担问题成为美国与盟国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因素。此次美国要求韩国大幅提高驻韩美军的承担比例,其目的就是要以韩国为突破口,继而向日本、德国等其它盟友施压,逐步地达到向所有盟友增加驻军军费的目的。美国的这一做法遭到大多数盟国的强烈反对,也破坏了当前美国与盟友关系结构的现状,并将影响与盟国的未来关系发展。 驻韩美军装备的M1A2坦克正在训练 驻韩美军装备的M1A2坦克正在训练  “狮子大开口”,挑战韩国承受极限  驻韩美军是朝鲜战争的产物。1953年朝鲜半岛停战后,美军并没有相应撤出韩国,而是根据《美韩共同防御条约》与《驻韩美军地位协定》,永久性地留在了半岛,其功能主要是对朝鲜实施威慑和作战任务,即一旦朝鲜半岛出现紧急情况,将及时有效地进行应对。在冷战时期,在美苏对抗的背景下,驻韩美军成为美国在亚洲构建军事安全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总兵力一度曾经达到了32万人,不仅可对韩国提供军事安全保障,而且还可以对整个地区形成威慑,形成对美国有利的地区格局,因此,当时驻韩美军的军费全部由美国自掏腰包。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军力与军事存在极度膨胀与扩散,相应成本也不断飙升,已经无法再维持遍布各地的海外驻军费用,而且,由于失去了苏联这个敌人,驻韩美军主要以应对朝鲜威胁和维护朝鲜半岛稳定为主,也不需要再保持大规模数量的军队,因此开始逐渐缩减驻韩部队规模。截至目前,驻韩美军已经降到了大约2.85万人,主要包括美国陆军第八集团军、空军第七航空军、海军太平洋舰队第七舰队以及海军陆战队等,军费也有原来的美国全包改为由韩美双方签署的《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规定来分摊。  该协定最早签订于1991年,要求韩国部分承担向驻韩美军韩国雇员发放薪资、建设美军基地内军事设施和后勤补给三个方面的费用,并逐年按一定比例攀升。2019年3月,韩美双方签署了一份1年期的过渡协议,根据该协议,韩国承担的防卫费较2018年上升8.2%,约为8.7亿美元。此次美方提出要将韩国承担的驻军费用增加到50亿美元,不仅涵盖发生在韩国境内的美军开销,而且还包括美军在半岛以外区域的部分费用,例如美国海外属地关岛、美国夏威夷等地。这一“狮子大开口”的要求,挑战了韩国的承受极限,遭到了韩国的激烈反对,预计未来两国将围绕军费问题展开“激烈博弈”。美国认为美军武器前往朝鲜半岛演习的费用也要韩国分摊。图为B-1B轰炸机与韩国战机进行联合演习美国认为美军武器前往朝鲜半岛演习的费用也要韩国分摊。图为B-1B轰炸机与韩国战机进行联合演习  “美国优先”,冲击现有同盟合作体系  冷战结束后,美军在欧洲、亚太、中东与北非等世界各地建立了大量的海外军事基地,驻扎有大量的军队。虽然美军以“不向敌人暴露意图和展现能力”为由,没有公布海外驻军的精确人数,但据不完全统计,大约在35万至40万之间。这些海外驻军成为了美国对盟友进行政治渗透和控制的工具,奠定了坚实的盟友体系基础,美国凭借这些海外驻军,一方面向盟友提供安全保护,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插手盟友的内政,扩大自己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可以说是一个“双赢”的军事工具。  特朗普上台后,大力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对于遍布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和海外驻军都进行了重新评估,认为盟国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太少,从而使得美国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因此必须相应地提高军费分摊比例,甚至全额承担。而据美国媒体报道,近日特朗普政府正在推动2020财年更大规模的国防预算,提出的新目标高达7500亿美元,这个数字达到了美国外交预算的18.3倍,如此惊人的军费无疑将使不太景气的美国经济更加“雪上加霜”,更成了美国要求盟国提高“驻军费”的借口, 希望从盟友那里多收钱,以减轻美国的压力。为此,美国还就盟友支付美国驻军费用提出新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各国将为驻扎在它们境内的美军承担全部成本,并要在此基础上多付50%。特朗普把这个方案称为“成本+50”。如何确定盟国增加对美国驻军的费用分摊比例,已经美国与盟国关系最突出的议题之一。  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亚太地区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在亚太地区拥有80多个军事基地,数量仅次于欧洲,其中日本和韩国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地位也非常重要。因此,在提高驻军费用比例上,美国不仅施压韩国,也将目光投向了日本。对于日本来说,根据1960年缔结的《日美地位协定》,需向驻日美军提供“设施和场地”,包括向土地所有者支付场地租赁费并提供一定补偿,美国则需承担美军驻日期间的维持经费。但从上世纪70年代起,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增强,美国要求日本提供更多驻军经费支持。而当时的日本政治家为这部分协定之外的负担取名为“体贴预算”,其金额是根据日美两国5年修改一次的特别协定来决定的。根据日本防卫省数据,2019财年预算中的驻日美军经费日方负担金额是1974亿日元(约合18亿美元)。但由于现行的特别协定期限到2021年3月,因此日美两国开始就关于2021财年的特别协定修改问题进行谈判。今年7月,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约翰•博尔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博明在出访日本时都要求将现在约20亿美元的日方负担金额提高到约80亿美元,甚至比韩国的还要多。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在“美国优先”的理念指导下,特朗普政府正以韩国为突破口,同时向日本、德国等其它盟友施压,一步步地达到向全球盟友增加驻军军费分担比例的目的,这种小动作必然遭到美国盟国的抵制,冲击美国现有的盟友合作体系,甚至导致出现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国际关系状态,从而对世界安全格局都构成较大影响。 驻韩美国空军部署了A-10攻击机 驻韩美国空军部署了A-10攻击机  “安全依赖”,将在讨价还价中达成妥协  2018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发生积极变化,文在寅总统致力于半岛缓和,多次释放善意并采取积极措施,使得韩国面临的外部安全环境大为改善。同时,文在寅政府还希望由韩国主导南北关系及半岛局势的走向与发展,成为“半岛号驾驶员”,因此加紧实施“自主国防”建设计划,加快了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步伐,以打造独立的战时指挥体系。2019年1月,韩国国防部发布了“2019年至2023年中期国防计划”,打算今后5年内在国防领域支出超过2400亿美元,以强化“自主”国防力量建设,这就要求韩国必须投入大量资金。而此次美国要求大幅提高韩国承担的防卫费金额,其比例大大超出了其预期,对于韩国而言,50亿美元不是小数目,尤其是在目前它还正在与日本搞贸易摩擦,邻近的大国近年来也在经济上对其施压的背景下,经济发展相当不好,这么一大笔钱,不仅可能会对韩国自身的国防建设产生影响,甚至还会使其经济面临严重的危机。  此外,在对于“公平合理进行分担”驻韩美军费用问题上,韩美两国的理解大不相同。美方认为,由于驻韩美军完全服务于韩国安全,美军战机和航母多次到东北亚展示武力并开展军演,都是为了应对朝鲜威胁的“防务准备”,因此这些费用都应该由韩国来买单,大幅提高韩方的防卫费分担额“天经地义”。而韩方则强调,驻韩美军的存在并非只是基于“保护”韩国的需要,而更多的是充当美国牵制其他大国的战略需要。而且,韩国在美军的一些主要项目上已经竭尽全力地提供了最大财政支持,比如美国在海外建设的最大的军事基地汉弗莱斯军营花费近108亿美元,韩国就承担了其中的近90%。此外,韩国还大量购买美国武器,提供生活保障设施,这些都是韩国为同盟所做出的贡献,已经无法也没有必要再承担过多的费用分摊。这些分歧都有可能会对未来美韩同盟关系产生较大影响。  但是,我们也认识到,虽然美韩存在上述分歧,但由于韩国并不具备独立的国防,且经济和政治方面始终受到来自美国的影响,同时来自朝鲜的威胁始终是韩国所无法单独面对的,因此基于半岛局势和自身安全的不确定性,为了保护自身安全,韩国短期内不会彻底摆脱对美国的军事依赖,也不会接受驻韩美军完全撤出,在安全问题上,更多的是韩国有求于美国,做到“分家”还是很难的。作为美国另外一个重要盟友日本,在增加驻军费用上目前尚未做出明确回应,按照日本对美国逆来顺受的情况,加上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很有可能答应美国大幅提高军费分担比例的要求,这也将会给韩国带来极大的压力。从总体上来看,驻韩美军军费怎么分摊,驻韩美军的性质到底是什么,都掌握在美国手里,在韩美双方的博弈中,韩国能够选择的余地很小,最终只能在讨价还价中达成妥协。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上一篇:伊朗:对美制裁伊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表示谴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