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莱西新闻中心 > 文化特色 >

专访欧丽娟:林黛玉并非“灰姑娘” 她在贾府是宠儿

2019-08-08  来源:  作者:莱西新闻中心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9日电(记者 上官云)在《红楼梦》那些美好的女孩中,林黛玉是曹雪芹特别花费笔墨去描绘的一个,她的身世、泪尽而亡的命运,都曾引来无数惋惜之声。

  不过,学者欧丽娟近日在接受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时却提到:林黛玉固然是个孤女,但并非“灰姑娘”,在贾府也是个“宠儿”。

  这又是为什么?

  研究《红楼梦》的20年

  欧丽娟,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研究领域涉及唐诗、《红楼梦》、中国文学史等多个方面。除“大观红楼”系列之外,还著有《杜诗意象论》等等,因“红楼梦”公开课收获许多好评。

资料图:欧丽娟。中新社记者 张晓曦 摄资料图:欧丽娟。中新社记者 张晓曦 摄

  虽然她因为研究《红楼梦》知名,但小学时最喜欢的却是诗词。中学时更是一头扎进了中国古典诗词里,其学术养成的过程也是以研究唐诗作为学位论文的。

  拿到博士学位后,欧丽娟重读《红楼梦》,有了新的体会。她发现,书中诗词的质量绝非其他几部经典名著可比,几乎是“按头制帽”,每个人的诗作都能最恰切的反应作者的性格。

  她决定以系统的研究理念来解读《红楼梦》里的诗词。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欧丽娟发现,虽然红学界关于人物的研究多如牛毛,但还是存在许多未被注意的内容。1999年,她发表了第一篇红学论文。

  尽管她的观点并不被一些人接受,也曾引来争论,但仍能耐心跟意见不同者讨论。每每谈起《红楼梦》,欧丽娟总能迅速沉浸其中,十分享受答疑解惑的过程。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是曹雪芹写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放在欧丽娟身上,似乎也很合适。

  林黛玉的身世设定

  在欧丽娟对《红楼梦》的人物解读中,林黛玉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如果评选一个《红楼梦》中最让人心疼的女孩排行榜,林黛玉多半能进入前三名。她原本是贵族娇女,可母亲早逝、父亲多病,也并没有可以互相扶持的兄弟姐妹。

林黛玉。图片来源:87版《红楼梦》视频截图

林黛玉。图片来源:87版《红楼梦》视频截图

  《红楼梦》中人物的年龄一向比较混乱,但不管怎么算,黛玉第一次进贾府时,应该都不会超过10岁,这么小的年纪远离亲人,虽然有外祖母照看,仍令人难免有凄凉之感。

  黛玉性格敏感又高傲。《红楼梦》里说她“因此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

  另一方面,黛玉容貌出众、才华超群,却体弱多病。贾府众人初见黛玉,便觉得她身体面庞怯弱不胜,很可能有不足之症。果然,一问之下,黛玉说自己从会吃饭时便吃药,请过许多名医修方配药,但都没什么效果。

  所幸,在贾府中她还有知己宝玉的陪伴。但在种种因素的干扰下,两人的爱情以悲剧收尾,最后泪尽而逝。有读者曾说,每每念及此处,都令人万般叹息。

  “林黛玉的悲剧第一是早逝,第二个是家世单薄。她的眼泪,也有许多时候因为是想到父母、想到没有兄弟姐妹等伤心事而流的。”欧丽娟说。

  身为孤女,在贾府却是宠儿?

  如此种种,都令人难免觉得林黛玉是个“灰姑娘”,在贾府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但欧丽娟却认为,林黛玉确实是孤女,身世有令人同情的一面,但她并非灰姑娘,而是宠儿。

  “她初进贾府,便被贾母搂在怀里‘心肝儿肉’的叫着,抱头痛哭,然后又得到特殊待遇,能坐在贾母身边。”欧丽娟说,在崇尚礼法的贵族之家,贾母此举在无声告诉众人,她的外孙女黛玉,就是宠儿。

图片来源:87版《红楼梦》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87版《红楼梦》视频截图

  果然,邢夫人、王夫人都对黛玉高看一眼。带她去拜见大舅舅贾赦时,邢夫人搀着黛玉的手,长辈如此对待晚辈,一般有抬举之意;欧丽娟说,王夫人则再四“携”她上炕坐,这里一个“携”字,也意味着王夫人对黛玉的另眼看待。

  “王熙凤性格很泼辣,少有人敢惹。有一回,她调侃黛玉‘你既吃了我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家作媳妇?’,黛玉怼凤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欧丽娟解释,在《红楼梦》中,这么当面说凤姐的没几个人,即便贾母也只调侃她是“泼皮破落户儿”。

  所以,在贾府中,黛玉的地位高于“三春”,和宝玉一般,吃穿用度都属上乘。众人见贾母疼她,也都对黛玉照顾有加。在欧丽娟眼中,黛玉的忧伤,有一大部分是自己主观先陷入一种伤感的情绪,别人无论对她多好,都永远觉得自己是个孤女。

  从文本出发才是研究《红楼梦》的基础方法

  这种对黛玉的解读,并不是孤例。值得注意的是,欧丽娟的一些研究成果与许多“红迷”的既定结论不太一样,比如袭人是个正面形象,贾宝玉喜欢过薛宝钗……有人认为,她的这些观点只是标新立异而已。

  “提出新观点是确实有文本证据,研究《红楼梦》也要以文本为基础,不能捕风捉影或以偏概全。”欧丽娟引入社会学、哲学的研究方法来解读《红楼梦》,“曹雪芹写的是他经历的那个时代的人和事,以现代人的眼光去解读,多半会误读”。

北京大学出版社供图

北京大学出版社供图

  所以,她不能认同某些观点,“比如说袭人的名字暗示她会偷袭别人,这完全是增字解经啊。书中提到过,取自陆游的一首诗‘花气袭人知昼暖’。此外,有一章的回目‘情切切良宵花解语’,对应的故事就是袭人,也是赞美袭人如解语花一般善解人意”。

  “大家都骂王夫人逼死丫头金钏,但实际上王夫人原本就守旧,厌恶女子轻浮举止,金钏却明知故犯,当着她的面跟宝玉打情骂俏。”欧丽娟说,以现代人的观点看这没什么,可在成书的时代,却实在不应该。金钏被撵走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我们研究《红楼梦》时,不能带着个人色彩,对书中的证据视而不见。”欧丽娟认为,《红楼梦》实际有很多关于遵守礼教的描写,比如宝玉从父亲贾政书房前过,不管父亲在不在都要下马表示礼貌,“曹雪芹写的不是才子佳人小说,而是一部反映贵族生活的小说”。(完)

上一篇:长安十二时辰美食刷屏 唐代饮食究竟是怎样的?
下一篇:没有了